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藜照福堂 刘标 咖啡&茶

咖啡师产地实训,精品咖啡、智能咖啡烘焙机、古树普洱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“普洱咖啡”达人,CBC谆客福德国际咖啡学院西南分院院长,AST(Authorised SCA Trainer)国际咖啡生豆导师,SCA感官技能师,国家职业技能鉴定(咖啡师 )考评员,国家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(咖啡师)实训指导师,原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副会长,普洱咖啡协会会长(副会长),普洱茶加工工程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遥 望 天 堂》之五  

2009-08-02 00:04:00|  分类: 思茅藜照堂刘氏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遥 望 天 堂》

——怀念慈母杨美莲

 刘标

 

母亲与父亲还是离婚了。

母亲与父亲离婚大约是我9岁的那年。

有一天,母亲去厂里上班,才进到厂里,领导突然把母亲叫过去,正式地通知母亲不要来上班了,叫母亲回家收拾东西准备下农村。

母亲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厂领导回答说:“上边通知要把你们疏散到农村去”。

接到这样的通知,母亲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领导还补充解释说道:“你丈夫是地主分子,必须遣送到农村改造,你们家属要跟他一起下去。你是贫民出身,阶级出身好,不遣送,是疏散到农村,你赶快回家收拾收拾东西吧”。

母亲还想争辩什么,领导转身走了。

母亲只能默默地回到家里。才进家门,母亲的泪水又哗哗的流,遣送与疏散有什么分别,都是到农村。母亲最担心的是如果下去了,孩子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母亲很绝望,在家里一直哭,埋怨自己怎么这样倒霉;埋怨父母死得太早了;埋怨祖母包办使她没有能够嫁一个好人家……

中午,哥哥和我吃了冷饭悄悄地上学去了。

下午,天都黑了,我们还没有吃饭。

我心里很害怕,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样。我不敢吱声,悄悄地把作业做完了,又静静地坐在哥哥的身边,我不敢与母亲说话。

后来,母亲厂里的同事,几个娘娘到家里看望母亲,闲聊中无意间提到离婚的问题,她们说:

“说不定离了婚,人家就不把你们当作地主分子的家属,就可以不用去农村了,如果法院把孩子判过来,孩子也可以把家庭出身改过来,不用去农村不说,以后还可以当工人。”

母亲听了以后一下子恍然大悟。

这时,她似乎才想到了我们,把我拉过去,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第二天,母亲去饲养场找到父亲。

后来,父亲与母亲离婚了。

再后来,父亲被遣送到农村,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管教。

我们与母亲果然留在了城里。

家里换了一个新的户口本,户主是母亲,贫农。哥哥和我是子女,仍然是地主。不知道为什么,政府还是不让哥哥和我的阶级出身跟随母亲。协议书上说,等我们都满十八岁以后,跟随父亲还是跟随母亲由我们自己选择。

总之,我们还是不能享受贫农待遇。

 《遥 望 天 堂》之五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    1974年4月,解放前还是孩子童时代就离开家乡的大舅杨永圭,回到了家乡,几经周折,找到了他的亲妹妹,我的母亲,大舅刚刚进家的那一刹那,母亲还问他:"同志,你来找谁?"

    因为我们家里很少有客人,结果几分钟的沉默以后,兄妹都同时哭了起来……

    我不知道这是离别多年的惊喜还是大舅看到我们的贫穷而可怜!

    我也偷偷的在一边流泪,家族很大(后来我逐渐认识了父亲家里的亲人,母亲家里的亲人),但是,自从我长大,我没有见过家里的其他亲人,大舅是第一个来家里的亲人,我想,总算还有亲人牵挂我们……

《遥 望 天 堂》之五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 

我从小一直在母亲身旁,所以对母亲的感情比较深厚。

母亲是一个慈祥、善良一心为孩子着想的人,她想到的永远是亲人,想到的永远是她的孩子。

记得,家里每次吃饭,因为生活困难,母亲总是把凭票供应回来的一点肉给我们的吃,我们不吃,她就把肉分别埋在哥哥和我的碗底,她自己总是随便吃一点就上班去了。

母亲一辈子就是为我们操劳,这也许就是她后来患病的原因,母亲50多岁就退休了,退休后仍然为我们抚养孩子,操持家务。母亲非常勤劳,永远是在忙碌,也仿佛不知道累一样。其实,母亲这么做,有她自己的想法,在我们小的时候,她就想多赚一点加班费,为我们兄弟俩解决学费钱;等到我们都长大成家了,母亲也想给哥哥和我能多休息一点,多吃一点,吃好一点,这是母亲最大的愿望了。记得我们还小的时候,母亲就说过:

“我是文盲,不能让你们也是文盲”

那时,母亲的心愿是供我们学一点文化,将来走进社会找一个好工作。

因此,每天吃过晚饭,哥哥和我在院子里做作业的时候,母亲就端一个小木凳坐到我们旁边,边拿鞋底,边陪我们,等我们作业做完了,她逐个检查我们的作业本,她看不懂,但她每天都会在我们做完的作业后面划一个圆圈。然后检查第二天老师是否在作业后面打勾,是全勾还是半勾,是否需要重做。母亲就是这样把我们培养出来的……

母亲对我们从来不责骂,只有不断地关心我们,心痛我们,想念我们。

到了晚年,我常常晚饭后抽空去陪她,每次去看望她,她都显得很高兴,拿吃的给我,还常常说:

“让我摸摸手冷不冷?”如果手臂有些冷了,她会心疼的反复叮嘱:

“多穿一点,不要生病!”

《遥 望 天 堂》之五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哥哥、嫂嫂、妈妈和我

也许我已经是人大了,我自己又有了家,我去陪她,陪她聊聊天,她有什么困难帮她解决一下,却很少住下来。我感觉母亲对我的依恋,对我的想念越来越明显。她常常说:

“娘想儿子路来长,儿子想娘扁担长!”

的确,回忆往事,我常常淡漠了母亲的这份感情,没有用心去感受,没有时刻去留意,却不知人老了,更加在意这份问候。

最让我不能忘怀的事,是每次我出差,母亲都很担心,担心的叫人无法理解。开始我理解不了母亲的心思,认为瞎操心。我常常想,是不是母亲晚年仅仅我陪伴在她身边的缘故,还是因为母亲从来没有出过远门,对遥远的地方有一种恐惧。我知道这种情况以后,心里非常不安。总之,只要母亲知道我出差到外地,就会等候在电话机旁边,只到我报了平安,母亲一颗悬起来的心才能放下来。如果我不打电话回来,她整个晚上都无法入睡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渐渐的懂得了母亲,懂得了无私的母爱,懂得了母子之间的亲情,说实在的:

因为有了这份操心,我拥有了对母亲的永远的留恋;

因为有了这份操心,我的生活才有了更绚丽的色彩;

因为有了这份操心,我的生活才有了更感人的意义。

    ……

母亲晚年的时候常常感叹:“我这生过得值得了!”

我也常常给她开玩笑说:“当然值得了,工作了20多年,领退休工资也领了20多年,早就领回来了”。

母亲笑了起来,抓着我的手摇了摇说:“嗨,我的小乖啊,我说的不是领工资,是你们兄弟成器,孝顺”。

其实,我何尝不知道母亲的心思,母亲一生的目标就是把哥哥和我养大,成材。母亲到了晚年,熟悉的人已经不多了,同辈的人几乎不在了,厂里的同事多数也不在人世了,所以母亲最牵挂的是哥哥、我、还有陪伴在她身边的人,她常常问我:

“医生给好好呢”。

我回答她:“好的”。

因为在我们中间,医生也是一个最关心母亲的人,医生一直给予母亲最无微不至关怀的人,亲闺女一样,只要想到的,都买来给母亲吃了,最难得的是,她几乎一个星期要打几次电话问候她老人家。当然,还有娘娘、表姐、表妹、表哥等等,大家关心爱护母亲,母亲晚年过得很幸福,心情也一直很好,朋友见到母亲都惊讶:

“真看不出来老人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!”

的确,八十多岁的老人,22年前发现糖尿病已经三个加号。经过这么多年了,母亲依然脸色红润,精神非常好,脸上连老人斑都没有。

要不是摔倒了,伤了盆骨,不能动,怎么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。

那天清晨,我正准备出门去看大哥,因为侄女告诉我大哥病重,快不行了,因此,按照以往的习惯,我出门前都先去看一下母亲,叮嘱她多注意一点,我两三天不能来看她了,这样我出门了,心里就踏实一些。

没想到我跨进家门,母亲已经躺在地上了。

母亲是半夜起床的时候,从床上滑了下来,重重地摔在地上的。

我急忙把母亲送进了医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