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藜照福堂 刘标 咖啡&茶

咖啡师产地实训,精品咖啡、智能咖啡烘焙机、古树普洱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“普洱咖啡”达人,CBC谆客福德国际咖啡学院西南分院院长,AST(Authorised SCA Trainer)国际咖啡生豆导师,SCA感官技能师,国家职业技能鉴定(咖啡师 )考评员,国家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(咖啡师)实训指导师,原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副会长,普洱咖啡协会会长(副会长),普洱茶加工工程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 之四 刘标  

2009-08-19 22:40:00|  分类: 走遍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

——走进滇藏茶马古道

刘 

 

告别茶区的滋味

 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 之四 刘标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
沿着弥宁公路往前走,过南涧没有多久,就进入弥渡县境。

为什么进弥渡?

因为我了解到过去的马帮,也有一些会把普洱茶从哀牢山这边直接驮运到这里,然后再从这里转到大理。但具体是什么原因,我现在也无法知道了,我只了解到一个细节,墨江一带的茶叶曾经走过这一条道路。

不管怎样,我想还是到弥渡看看,当作一次旅游吧。

弥渡县位于大理州东南部,离州府下关61公里,是红河发源地之一。

传说弥渡在古代是一片浩瀚的水乡泽国,行者易迷津,故名“迷渡”,为讳水患,清代改称弥渡。

弥渡古称“六诏咽喉”,那说明它的位置非常重要,今天到弥渡,到没有多少咽喉的感受,到是看到了弥渡巨幅的“花灯之乡”的宣传牌,引起了我的很多联想……

的确,弥渡花灯脍炙人口,可以说是云南的一种象征。不论在什么地方,看到花灯演唱,就知道是云南人自己的节目了。特别是弥渡的花灯名曲《绣荷包》、《十大姐》等都是我们儿时就已经很熟悉的了。

那时节,晚上没有什么可以看的,偶尔县里的歌舞团在红旗会堂里搞革命演出,无非是一些样板戏选段,其中,弥渡的《绣荷包》、《十大姐》等是大家比较喜欢的节目了。

弥渡还有一首民歌《小河淌水》更是熟悉不过了,我记忆里中国的,外国的歌唱家都演唱过,所以,有人称弥渡的《小河淌水》为东方的小夜曲,我看恰如其分。

进入弥渡,没有多少特别吸引人的东西。

由于没有来过,我专门打听了一下我们最值得看的东西。街道边上的一个老者反问我们:

“你们说弥渡最值得看的东西是什么?”没等我们认可,他又自己回答了起来:

“我看你们就看两件东西,一件是南诏铁柱;一件是卷蹄”。

我有些不解,我知道南诏铁柱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,是关于南诏古国历史的。卷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。

再问老者,他一说,我就恍然大悟了,原来是一种吃的东西。

老者介绍有五百年的历史了,同孙悟空的年龄一样,还是一种宫廷名菜,形状很象猪脚,不知怎么做,也不知味道怎样,很想去尝尝,但弥渡没有更多的东西,旅途的时间不允许我在一个地方更多的停留,只能是忍疼割爱了。

作为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集镇,今天的弥渡境内已经交通四通八达,客货运输如梭,广(通)大(理)铁路、楚(雄)大(理)公路并行过境,国道320线和214线在境内交汇并贯穿弥渡盆坝,村村通公路,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公路运输网络。

走进弥渡,我最关心的茶叶生产规模已经明显下降了,我不知道是因为纬度的关系,还是土壤的问题,弥渡几乎不生产茶叶。我专门调查了弥渡茶叶的生产情况,全县的茶叶种植面积大约就是1000亩左右。

这一个数字,还不如我们一个村的种植规模。

我心里有一种感觉,我们沿着茶马古道继续北上,可能就没有大规模的茶叶种植了,这里应该是普洱茶区的最边缘地带了。

想想,心里还是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……

 

匆匆路过古云南

 

沿着弥宁公路继续往北走,我们匆匆路过了一个地方,叫祥云。

祥云也是属于大理州的一个县,是大理的东部。东距省会昆明300公里,西距州府大理45公里,是一个东接楚雄、西连大理、南贯临沧、北通丽江等滇西八地州的通衢和客商云集、物资集散重地。

到了祥云,很多人不知道祥云原名叫云南,实际上祥云是1918年改云南称祥云的。

听到这样的介绍,我心里突发奇想:

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那么,还有没有一个地方,那怕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,一个边远的山村也好,曾经叫中国的?

还有,叫世界的地方有没有?

中国的地名是那里来的?

哈哈……

想想自己觉得有趣。

这些问题,我自己说不清楚,我们现在也无法去追古溯源了,到了祥云,我只能为祥云曾经取了一个好名字而感到骄傲了。

古云南就是今天的前所乡云南驿,这里是过去古县城、古郡驻地的遗址。其实,很多人不在意,从昆明到大理,祥云的路上就有一个很大的公里牌——“云南驿”。

云南驿距今天的祥云县城约15公里,是一座著名的云南古镇,是有名的云南茶马古道的遗址,距今已有差不多两千年的历史了。

走进云南驿,我发现这里保留着一个古老集镇,道路还是古代石板铺设的,有一个过去的马店还保留着祖上开店时候的招牌,

听说这里还保留着二战期间修建的云南驿机场,还可以看到当年美国陈纳德飞虎队使用过的机场跑道、看到隐藏飞机的“机窝”、看到美军指挥部旧址。

祥云县城,始建于汉唐,完备于元明,是一座名符其实的“古云南城”。

这里有着中原文化的建筑构思,四街八巷的建筑构局,仿佛一枚方印,城中心矗立着雄伟的五层钟鼓楼即为“印把子”。

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 之四 刘标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
由于城东为凤山,城西为龙山,又有“西座卧龙捧印,东迎彩凤玉书”之说。在祥城镇还有名胜古迹有清华洞、钟鼓楼、东城门洞、红二军团长征临时指挥部遗址、莫尼中尉纪念标、烈士陵园等。大古者还有清代彝族起义军首府金刚城遗址,

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 之四 刘标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
干海为边纵八支队根据地及红色革命政权东山区政府驻地。检村为石棺墓出土地,米甸境内有十二长官司衙门遗址,明代灌溉地龙、金旦塔楚场古驿道等文物古迹。

我匆匆走了走,感觉真值得住下来仔细地看看。

稍稍有些遗憾的是红二军团长征临时指挥部遗址,没有很好地保护和管理,里面住了人家,几乎没有什么文物。

祥云是一个农业县。但是,如果从茶叶的生产来看,祥云只有少量的茶叶生产了,而且主要集中在马街乡一带。这一点使人感到有些意外。

但是,后来想想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,茶马古道上不可能到处都有茶叶的生产,如果这样,就没有茶叶的运输了,更没有茶马古道了,从这个意义上说来,我反而为我们茶乡的进行的茶叶种植生产而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因为,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普洱茶的珍贵和稀罕。

 

五、夜探巍山

 

过去的蒙化就是现在的巍山。

要尽快地寻访古镇就必须连夜出发。然而,我们回到车上的时候,天色已经晚了,大家统一了一下思想,这里既然不是我们的目标,为了节约时间,我们还是尽快继续往前走。

没有做更多的考虑,我们驱车摸黑就往前走了。

也不知走了多大一会了,道路愈走愈烂,眼前还是一片漆黑,路上没有一个人影,大家感觉有些不对,涛把车子在路上停了下来,我们拿着手电筒去探路,却发现脚下的路似乎早已经不是路了,坑坑洼洼的,没有人工整修过的痕迹。

一个问题突然摆在我们的面前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?

环顾四周,到处都是黑沉沉的,没有一丁点亮光,远处的群山在夜幕下龇牙咧嘴的对着天空。

这时,大家都有些后悔,出来的时候没有详细打听一下道路是怎么走的,是退回去问路,还是摸索着往前走?

谁也拿不定主意。

气温明显的下降了,风吹过来感觉凉飕飕的,……

“这条路我在多年前曾经走过一次,让我好好想想”。

涛边说边捏着手电筒往前走了一段,过了好大一会儿,他回来了,告诉大家:“我们方向是对的,记忆里道路是从远处山洼里靠左边的山脚下经过,一直沿着山谷走,现在天太黑了,无法辨认”。

大家又商量了一下,回去太晚了,说不定旅社都找不到,往前走说不定还可能遇到行人,那时我们就可以问问路了。

最后,大家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往前走,先走到山脚下再看看。

当我们驱车到了山脚下的时候,却没有发现什么大路,路况更差,道路凹凸不平,还时刻担心脚下会不会有什么坑洞之类的陷井。

大家都有一点惶惶不安起来。

没有办法,我自告奋勇的下去探路,我在前面打着手电筒小跑着带路,车子打着大灯在后面跟着我慢慢的走,我们就这样沿着一条不象路的路一直往前。

走了好一会儿,我发现路边出现了人们正在修建的公路挡墙,这时,我们都松了一口气,这是一条公路无疑,但前面的道路通不通就是一个问题了。我想,公路在扩修就一定会有筑路工人。果然,我们又走了一段以后,车灯照到的地方,发现有一些石棉瓦工棚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高兴地跑过去就敲开门。

那时,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一只大狼狗从黑影里扑上来,或者人家把我当作坏人什么的一棒子打上来。还好,出来一个修路工人,他很热情地告诉我:

“你们走对了,到巍山的路就是这一条了”。他还客气地问:

“你们还没有吃饭吧?”

“吃过了”。我感激地回答。他接着说:

“天晚了,你们在这里住下吧。”

虽然我们不一定会住下,但我心里还是感到一股暖流,我连忙回答说:“我们还是想往前赶,我们想到巍山”。他说:

“没有岔路,你们一直往前走就是了。”

我高高兴兴地又跑回来。因为连续跑了一段路,回到车里浑身都还在冒着热气。临走,工人师傅又补充了一句:

“前面的工程已经差不多完了,你们还是开慢一点!”

听到他的叮嘱,我心里一股暖流在涌起。大家都很感激这一位不知名的工人。纷纷议论起来:这就是普通的一名筑路工人善良的品质特征了,话不多,本质好。我们要是遇到一个当官的或者其他的什么人,说不定要把我们扣起来审问一通呢,因为,夜半三更的在路上跑,谁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?

边走边聊,涛也来了兴致,给大家提了一个建议:路上我们要经过中国十四座道教名山之一的巍宝山,如果地方合适,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下来,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看看巍宝山的日出了。

大家都说这样最好。

走了好一会了,算算路程和时间,我们应该早就到了,然而却始终没有发现进巍宝山的影子,也没有再遇到第二个行人或者可以问路的地方。我打开车子内灯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是深夜1点多了,前面依然是荒无人烟,眼前漆黑一片,我又产生了一种掉进深渊的感觉,不知自己将要落在什么地方……

猛然,前面出现了刺目的汽车灯光。

我心里一阵惊喜,我说: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它堵下来问问路,那怕人家误认为抢劫也好。我们减慢了速度,过来的是一辆大卡车,我们才喊出声,对面师傅就把车子停了下来,弄明白我们是在问路,耐心地告诉我们:

“前面不远就是巍山了,你们很快就进城了”。

因为道路已经改线了,我们要到巍宝山,还要绕道回去,还有十多公里的路程。这时,心里一个石头落了地。我们稍事商量,决定先到巍山住下来,明天再到巍宝山。果然,没有走多大一会儿,前面就是巍山县城的灯光了。

这一夜,我们住在巍山城边的安居旅社。很便宜,也很干净。一个人八元钱,大家睡得很安稳。

第二天,我们在旅社隔壁吃了味道特别鲜美的杷肉洱丝。一个警察耐心地给我们介绍了巍山的风景区,还为我们指了去巍山的路。

 

六、仙境尘心

 

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”这是一句古谚。

巍山县城东南面约10公里处的巍宝山,历史上就是仙气缭绕的地方。巍宝山是中国14个道教名山之一,与其他高大的山脉相比,巍宝山不高,也不怎么险峻,听说主峰海拔2569米,这样的海拔不算很高。

步入山里以后,满山古树葱茏,的确是一个仙境。山里的寺庙是以道教的为主,但道佛兼融。佛教的观音殿、甘露亭等寺院,同道教的寺院混杂在一起,形成了佛道两种教派相互吸收,相互融合的特点。

巍宝山古建筑大多建于明清之际。

明清时期,道教在巍宝山是鼎盛时期,四川鹤鸣山、青城山和湖北武当山的道士长年云游巍宝山,广建宫观,设置道场,其间曾建盖了准提阁、文昌宫、青霞观、长春洞等共20余所道观。绕山一周,我们发现这些道观分布于前山和后山,前山绵亘叠嶂,宫观多藏于密林之中。后山险峻陡峭,庙宇多依山势显露于岩壁之间。这种有藏有露的建筑布局,恰恰是道家“道德自然”的特点。

巍宝山之所以有名,传说:因为山中地涌青霞,花放异彩,古人认为山中有宝气,故名巍宝山,简称巍山。其实,巍宝山之所以有名,是因为它是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南诏国的发祥地。这里至今还流传着与南诏有关的传说:“老君点化细奴逻”。据说:唐朝初年,南诏国的始祖细奴逻耕牧于此,就在山里修行。修行期间受老君点化,他对南诏国开始有了一个雄图大略。唐贞观23年,细奴逻接受张乐进求的禅让,建大蒙国,称奇嘉王,历十三代(254年)创立了与唐朝相始终的西南地区第一个以少数民族为主的南诏政权。细奴逻受老君点化后成为南诏王,死后被封为巡山土主神。

土主神是云南道教特有的一尊神,是当地土著彝族的祖先崇拜。

巍宝山因此也成为云南的道教中心。

我没有接触过道教,走进巍宝山,却感受到一种神秘的宗教氛围。山门的建筑就体现了道家八卦平面布局的宗义。穿过“万倾松涛”,沿石级登“青霞在望”,道路就进入了浓密的树林里,道路两边的树林由于过于浓密,树干上都是青苔,本来走得很热,一下就让人感觉阴阴的,路边还有几座古墓。我走上去仔细查看,发现都是一些已故道长的坟墓。到是墓碑上刻的文字激起了我的好奇,里面是几个大字:

“全真教派天龙门第几代传人等字样”。

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对于道长的介绍里还有:“善于轻功”等等字样。我连忙招呼涛他们过来,我说:

“金庸是不是过去到这里看了这些古墓,怎么他写的武侠小说的内容全在这里”。

涛说:“不可能,你们不要猜了,金庸过去根本没有来过这里,他是出名以后才到大理接受荣誉市民称号的,这还是最近几年的事”。想想也对,说明一点,金庸先生著书很严谨,在写作之前他是认真地研究过中国道教的历史,说不定还认真地研究了大理的历史,研究了巍山的历史。

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地再往上走,我们遇到了几个来这里朝拜的白族老人,我发现他们每到一个大殿,就把自己背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摆在门外,然后进去很认真地一跪三叩首。程序做完了,还把自己带的一些土特产送给道长。出来以后,背上包又很熟悉地从后门出去往上一层走去,看到他们很虔诚的样子,我追上去同他们聊了起来。原来,他们都是从洱源县来的,一个老人带着很浓的方言音回答我的问话:

“我们都是来朝拜的”。

打破了僵局彼此就亲热起来,老人告诉我:“我们经常来,各个大殿上的道长、道姑都很熟悉”

……

我们在下面拍照片耽误了一会儿,上到青霞观的时候,那一群洱源老人已经在听一位满脸长满大白胡子的老道长唱“朝斗歌”了。洱源老乡看到我上来,也招呼我坐下来听,我听了一会,听不懂,待道长唱完了,就同道长闲聊起来:

《一个普洱人的“普洱之旅”》 之四 刘标 - 刘标 - 刘标的博客

“道长是那个教派的?”

道长告诉我:“全真龙门教派第十八代传人,姓江,道名叫永德”。

道长笑着补充:“不满你们,我的学名是另外的一个,道名是后来师傅起的”,我问他是不是掌门人?

他笑起来:“那里来的掌门人,那是编出来的”。

不过,看得出来,他还是沉思了一会儿。我继续问他:

“到山里修练多少年了?”

他说:“十多年了”。提到掌门人的事,道长的话题打开了,他最不满意的是县里成立道教协会,竟然叫一个卖东西的人来当会长。他愤愤地说:

“这成什么体统”。

话题一开,就有些收不拢了:“不在山里修道有什么权利来当会长,给县政协提一个议案,人家理都不理,当作一般群众来信处理掉了,你们说好笑不好笑?”。

老道长愈说愈激动,愈说愈不满,脸色都胀红了。看到八十多岁的老道长为新的会长人选发牢骚,我明白了,老人的心愿是要政府遵循“老君点化细奴逻”的逻辑。只有在山里修炼过的人才会得到老君点化,得到老君点化的人才会得到“君权神授”。因为从前的细奴逻就是这样过来的,他首先进山修道,然后才出山执政。

因此,老道长始终一直在强调,当过道长的人,才有资格当会长,在山里修炼过的人,才有资格出山。其实,这个问题与其说是一种欲望,还不如说是一种道家原始思想的流露,因为我听说道家强调修练今世,而佛家则强调修练来世。

因此,今世已经修炼了,就要争取实现自己的愿望,特别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就更迫切了。

我想,同样都在巍宝山上,可能信仰佛教的人就会说老道长是俗事未了,凡心太重。而其他的道长说不定还会支持老道长的意见,强调会长人选必须首先在山里修炼过的人中挑选。

不管今世还是来世。

我赞叹老人家的热情,八十多岁的老人还雄心勃勃,关心县里的发展,关心社会大事,这一点是可贵的。

向老道长匆匆辞行。

回头看到他精神抖擞的样子,我佩服他的身体,我想,这山里的环境一定很适合老人居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